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管理員)草草一刀 | 26-Mar-16 | 劍友隨筆 | (82 Reads)


【感想:劍道 2020年東京奧運會】
撰文: 戴晶莉

即使2020年奧運會將在東京舉行,而最舉日本代表性的武術─「劍道」,是不會添加為奧運會比賽項目。然而「柔道」是1964年加入奧運會項目,這已經是在東京舉行的最後一次的國際體育賽事。

劍道,若然要將此運用劍之技法推向奧運,那肯定2020年東京奧運會將會是最好機會,然而,在劍道世界中,似乎佔大多數都對這前景持分岐,這點是可以理解的。

對一名劍道修習者,尤其那些曾經參與本年度6月份在東京舉行的世界劍道錦標賽者而言─我同意劍道跟其他運動不相同的。


一般運動,當運動員千辛萬苦取得一分,表現出高興的任何跡象或做一個勝利的姿勢,激動握拳或歡呼,是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但劍道比賽做出上述行為則會被視為不尊重對手而取消那一分 ()

劍道得分不易,除了要打擊中指定的可得分部位 (頭部、手腕部份、腹部和喉嚨) ,打擊起動過程 (顯示出強烈攻擊之氣勢和動作) ,精神在其中亦被計算,打中後並按照通過顯示持續的身體和精神警覺 – ( 因此,沒有勝利姿勢)也同樣很重要。


西洋劍採用的電子感應計分,或有如相撲以錄影機重播錄像來審判的情況,劍道不採用。
劍道人理解到此場遊戲的勝負命運掌握在三位持旗的審判員手上,而劍手覺得取不到勝或敗乃因為審判員之模糊判決,則是不尋常的,通常,劍道精神決定上,是我們應該反省是自己打得不夠好或因此失去一分。

當劍道起源時,江戶時代一個受人尊敬的劍客曾言 「只有深不可測的勝,沒有莫名其妙的敗。」這意味著,每個劍者都應該反省自己的敗,不要沐浴在勝利的榮光中。
劍道是使用竹刀的日本武術,以嚴格的培訓去對發展雙方的戰鬥技術和特徵涉及灌輸勇氣,榮譽,禮儀的美德─ 力圖克服自己的最大敵人:自己。

劍道不像其他的武術,如柔道般有色帶顯示一個人的品位(或“段”),但劍道是沒有任何此方面形式顯示的。一個唯一可發揮的成熟行為是禮貌地一問來客,「不好意思,容許我知道閣下幾段嗎?」(通常目的是為了列隊上跟高段者更座位相若和安排上位的位置,以防失禮。)

如果劍道要是成為奧運會比賽項目,將會把普及化上升,令更多人可能會參與這項運動。但是,風險將會令劍道成為只是在速度和力量主宰勝利的一項運動,在技術和精神上將會降弱。

因此,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劍道成為奧運會比賽項目,劍道自己就是最大的敵人,這必然維持一段很長時間。但是,作為一個留在世界上的運動,她仍然是注重友誼培養與及忠於原奧林匹克精神 : 尊重,團結和公平競爭 而不是追求功名,金牌或贊助合同。





作者簡介: 土生土長於新加坡,晶莉 第一次來到東京是在2008年,作為一個商業記者。自2002年以來她一直為報紙,通訊社,雜誌和電視媒體工作的新聞工作者,能講英語,國語,粵語,日語和新加坡話。
喜好打籃球,扒龍舟,現在喜歡上劍道、溫泉,也喜愛發掘本地街頭美食和最新出品之限量零食。



譯者: 草草一刀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