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管理員)草草一刀 | 26-Aug-09 | 編輯部話 | (261 Reads)

日本劍道有可能傚法「溫布頓效應」嗎?

 

今天拜讀香港專欄作家梁文道先生在AM730日報上一篇行文,題目是《阿仙奴是誰的球會?》,有一段提及著名的「溫布頓效應」,文中謂溫布頓網球是英國舉辦,英國人當然想見到英國球員在此捧銀杯,但現實很殘酷,上一次英國男球手勝出已經是1936年的事了。蔡東豪說得好:「英國人介意嗎?年年英國球手都只有陪打份兒,作為東道主會否感到面目無光?答案是從來沒有。年年溫布頓成為全球焦點,大賺遊客金錢,製造就業機會,真是丁財兩旺,誰是贏家顯然易見」。......〞

文中也講到〝英國球星也許不是蘇格蘭人,大股東也可能是外國富翁,除了養不出一支強大的英格蘭代表隊外,英國實在沒有多大損失,英超什至因此製造出遍佈全球的球迷,其中還有不少人學會了用帶著古怪腔調的英語去唱自己的隊歌......。〞

這兩段撰文,說明了一個什麼現象,大家一看心中意會。這令我一邊讀一邊聯想起日本劍道。

今日劍道已經從日本開始普及至國際,亦三年有一次國際劍道連盟在各成員國主辦的世界劍道錦標賽,制度上似乎在這半世紀發展不俗,時至今天,卻出現了一些嚴峻問題。

最嚴重莫過於南韓越來越強調韓式劍道,什至想跟日本劍道劃出明顯分野,這是劍道根本發展上的人為政治性不幸,遲早南韓會另組一個國際劍道組織,到時便更混亂。另外日本在世界劍道錦標賽多年來霸主地位在上界出現動搖,團體只得第三,第二是美國隊,第一是南韓隊,幸好個人比賽上尚能保位,但這已經意味各地劍道技術迫近,或者說日本劍道人散居海外者眾的後遺症,例如美國隊成員中便有不少日裔劍手。其實日本人打日本人的現象已經出現不短日子,那時是因為各地參加劍道活動者以日本僑民為開始,形成此情況。今年假如日本大敗而回,那不敢想像後遺症是什麼。

那邊廂 韓、日雙方都在角力新市場主導率,例如新近十年興起劍道的中國,便是一個競爭大市場。再者在發證書上,因為中國未有官方劍道組織,形成韓有韓發,日有日發,委實是將來一個認受問題。

再者各地有一定歷史的劍道協會都充斥著一定人為政治性,歐、亞、美、澳等洲沒有一區不出現問題,在選手選拔至段位審發權上皆出現人性糾紛,這點人性黑暗早已經污染了劍道精神,就算起源國日本的劍道圈中同樣出現不同理念者的糾紛。劍手已經被什麼會藉,什麼身份,什麼認證弄到頭昏腦漲一肚氣,這是近代劍道越擴展、越多人參與下卻越失去單純精神,私心已經蓋過了公義,一頁發展光輝下的污斑。

上述問題很複雜,去解決不是一時三刻能有方向。但可以傚法「溫布頓效應」,令日本劍道有一個比較新的思維和方向。日本根本就是劍道發源地,一切歷史關係到劍術與日本武士社會,這是篡改不得的史實。那劍道便應該在東京弄一個在日本武道館的劍道大賽,武道館便當如一個劍道聖殿,這個比賽便是日本劍道組織永遠舉辦,評判上更是最易解決水平上困惑,日本有很多高段劍道家,必比任何國家的劍道人高班。參加者再不以國家地區而看重,只是以來自什麼地方什麼劍道場來認辨,團體便是一地一館一隊,個人則無所限制,只須所有參加者必須有三段或以上便可,那到時東京可熱鬧了。

舉辦這個幾年一次之類似〝世界第一劍道大會〞或者〝武道館劍道大會〞,在櫻花盛開的東京,重搥定音去確定日本劍道源流地位,武道館亦必成為劍道聖地,到時東京酒店爆滿,班機爆滿,大大刺激旅遊和經濟,亦增加就業機會,這便成一個日本劍道嘉年華,丁財兩旺,而且必令日本劍道重新被日本人重視。就算有朝一日勝出的不是日本劍手,日本亦沒有多大損失,因為一切利益已經得到和向國際宣揚了一場精采的日本武道文化。

這一招,叫「天下盡歸司馬懿」,日本劍道界真的要應真想想,無謂花心力在國際化之是非和政治上糾纏。「柔道」就是國際化下亡的一個日本傳統武技,不要「劍道」也來被國際化下摧毀吧。



p.s. 希望有心人將此文譯成日文貼上日本各劍道BBS

圖片來源http://www.belca.or.jp/16belcap.htm 日本武道館

相關閱讀:從14屆劍道世界大賽 想到 令人懷念的"龍珠"精神 


[1] 有見地之留言

https://www.blogger.com/comment.g?blogID=12712990&postID=7571015590285413994&isPopup=true

(管理員)草草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