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管理員)草草一刀 | 05-Jul-10 | 台灣劍道 | (973 Reads)
郭弘一老師訃告

親愛的劍道朋友、親朋好友:
近十年的時間,因有您的用心關愛、照顧,弘一才能健康、平安、喜樂的渡過,如今天命難違,雖萬般不捨,卻不得不離去,
衷心感謝一直以來您為我們付出的種種恩惠,我和孩子永遠銘記心中。
誠摯的邀請您來參加弘一最後一次的聚會,您的蒞臨將是他最大的寬慰。
郭弘一之妻
郭詹月蓮 敬上

我們最摯愛的父親郭弘一先生
於中華民國九十九年六月六日(農曆四月二十四日)
中午十二時卅五分祥和寧靜的辭世
距生於民國卅四年四月六日(農曆二月廿四日)享壽六十六歲
雖然我們很不捨,但更希望他心無罣礙地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並祝福他蓮品高昇
謹擇於民國九十九年七月十日(星期六)假台北市民權東路
市立第一殯儀館景行廳,上午七時卅分設奠家祭
八時卅分舉行追思公祭後隨即發引火化
靈骨安奉於台北縣三芝鄉北海福座家族塔
我們衷心感謝諸位長輩、親戚及好友所給予的關懷與慰問
敬邀您參加追思公祭,孝眷們致上無盡的感恩
叨在

郭弘一老師追思文

●我們的父親
小的時候,我們家三個孩子對父親的第一印象:小心!爸爸很嚴格。已經記不得他如何懲罰我們了,可是清楚記得:我們學寫字時,一筆一劃必需清清楚楚不得馬虎的要求,他常說:「看一個人的字,就知道這個人的做事態度」;站著、坐著、走路甚至吃飯都必需端端正正有規有矩,以前我們真恨透了他那套『日式規矩』。認識父親的人一定可以想像,他對孩子的要求多麼嚴格!可是長大之後,父親這套思維卻對我們助益良多,成為我們三個孩子做人處事的準則。
長大之後,才發現原來我們將父親太過定位了,其實他是有好幾面呢!我在巴黎時,爸爸來看我,一句法文也不懂的他,居然能每天早晨出門買各式各樣的法國麵包幫我準備早餐;在家一份家事也不會做的他,每天幫我倒垃圾,連媽媽都不可置信,那時我才瞭解,爸爸如此不捨我一個人在外的心情。我們漸漸都離開家,才發現原來爸爸也非常懂得生活情趣,他每個週末都帶著媽媽遊山玩水,還要小成幫他在情人節買花送媽媽,重拾沒有我們三個孩子之前的浪漫。
其實真正體悟到父親的為人,是在他生病之後的這些日子,縱使父親可能不記得朋友、學生的名字了,家裡卻有絡繹不絕的訪客,來陪陪父親之外,還會一一敘述往事,提及父親如何影響、幫助他們。有時在訪客走後,我們會跟父親開玩笑:「我們都不知道你這麼偉大!」,父親只是微笑說『都是他們說的,我沒有印象。』也許他忘了,也許他認為那是他該做的,沒有刻意記住。我們感謝老天爺給我們一位令人尊敬的父親。我們也感激老天多給這十年的時間,讓我們能多陪陪他,更感謝我們親愛的媽媽無微不至的照顧爸爸,讓我們有機會與父親全然相處。
此時,只想跟父親說:『爸爸,謝謝您!如果有來世,我們還想做您的孩子。』
小倩、彥谷、小成

●警察劍友會悼念文
恩師郭公弘一老師不僅將劍道發揚於我國社會,接軌於日本等國際劍道外,特別為推廣我國警察劍道,自六十六年起不辭勞苦至警大劍道社擔任教練。時值恩師在台北經營「唐山」企業公司業務興隆與忙碌之際,仍每週數日趨車至警大,十餘年如一日。恩師耐心指導我們「劍氣體」一致、「心氣神」合一;更不厭其煩地闡述劍道精神,期許我們溶入警察品德修為,散發除暴安良凜然正氣。恩師對畢業同學更是百般垂詢,得以讓劍友持續連絡,遂於六十八年以 恩師為聯絡中心成立了警察劍友會。恩師並於八十七年鼓勵刑事局廖哲賢、濮海清及楊明源等人,在當時顏主秘維揚協助成立該局劍道社,並親任總教練。如今 恩師不幸撒手西歸,嗚呼哀哉!但願 恩師在天之靈能聽到我們對您十二萬分的感謝:「謝謝老師!您是我們永遠的經師與人師,您的典範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警察劍友會 敬上

●台北劍道館悼念文
數十年來,如父親般的郭老師,為了送學生到日本,接受更好的劍道訓練與人生歷練,不辭辛苦。除了劍道場上的劍技磨練,縝密的耳提面命,如嚴父般的叮嚀囑咐,讓我們慢慢知悉社會上待人接物的基本功夫,「真實自然」的座右銘掛在牆上,卻從老師的言行中透露出來。
「劍道既人生;人生亦劍道」台北劍道館三十年來所栽培的選手,慢慢都躍上劍道國際賽事,不論是劍技或是態度,皆為人稱道,而學生在人生的舞台上,各個事業成就、術業專攻。我們知道,老師從不喊累,老師不求回報的付出,為劍道、為家庭、為學生,如同劍道館牆面上的題綱:「端正、和諧、快樂」。您字句溫暖叮嚀與切實身教,將成為我們人生依歸與目標,而我們也將奮起並勇猛精進。千言萬語無法道盡我們對老師的感恩之情,只能在心中吶喊:「謝謝老師!」「老師,您辛苦了!休息吧。」
台北劍道館全體學生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