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管理員)草草一刀 | 23-Sep-10 | 劍友隨筆 | (226 Reads)

《劍視》   日前收到國內劍友投稿「圣城已逝,東征請留步」,以"十字軍東征"一段人類經歷史來借古喻今。各地劍道人必可看出眼淚或笑出眼淚........

十字軍東征

 

圣城已逝,東征請留步

 

——我們共同的劍道之道朝圣之旅

 

(謹以此文祭奠所有曾以劍道為信仰或正以劍道為信仰、為建設理想中的劍道團體和“聯盟”奉獻過或正在奉獻一腔熱血的同好們)

 

 

小時迷上武俠小說,看刀劍江湖快意恩仇,看大俠施展拳腳刀劍斬奸鋤惡。尤其讀到結尾大俠歷盡江湖險惡不愛江山愛美人于夕陽西下抱得知己歸時,整個人已經進入無法自拔、如癡如醉的欣欣然狀態。平時課業繁重,無時間閱讀,但對夜深人靜后打著手電筒躲在棉被下“偷讀書”卻常常樂此不疲。就算被發現后罰打挨罵,甚至看著心愛之物付之一炬也在所不惜。現在想來,便是從那時起就中了一種叫“俠肝義膽”的咒,一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劇毒。再到后來,誤打誤撞拿起竹劍,滿心歡喜終于可以要苦練悟道。若數十年后霜刃小成,劍在手上道在心中,便可以強者不懼、弱者不侮。彼時有劍技武裝身體、劍德武裝精神,如此身心皆得到磨練堂堂正正一個好漢立于天地之間豈不快哉。“十年磨一劍。霜刃未嘗試,今日把示君,誰有不平事。”還記得1998年初,收看探索頻道那一期講述石田健一先生(教士八段)劍道之途的節目。看到石田先生如此謙虛如此努力,在逆境中奮發、靠著劍道信仰支撐起生活不幸帶來的巨大的打擊時,自己內心的深深震撼。(相信這一代大陸劍道稍有點資歷的同好們都曾為之動容過吧)。

 

一面是“高風亮節”的日本劍客和自己心中“武俠理想”,另一面是現實中周圍人們精神空虛、物欲橫流、自私自利、笑貧不笑娼的嘴臉。如此看來,選擇了劍道的我們都是時代的異種、命運的怪胎,否則一個與劍道八竿子打不到一處的華人放著好好生活不去過,打什么又苦又累的劍道?尤其當年劍道方興,道場寥寥三兩個,大家頗受舟車勞頓之苦,劍道裝備也都是天價,教學水平更不必說......

 

每每回憶起這些,總讓我聯想起1000年前歐洲的十字軍東征。一千年前的西歐,四處分裂戰亂、政治黑暗、人民窮困、醫療落后。人們總是在饑餓與寒冷中度日,人命如草芥一般朝不慮夕。唯有精神信仰天主教勉強支撐著他們幾近崩潰的內心,給與人精神力量去追求幸福天國,追求那個眾生平等、人人和諧共處的烏托邦。好似如同劍道給我們帶來那已然超脫的理想世界一般,平常心不動心,自此巍然不動、無憂無慮。而所有抱定這樣想法的劍士,劍道場的意義就是如同圣地與教堂一般的存在。劍道的冥想、禮儀在眼里就好比彌撒、禮拜。外面的世界太亂、太雜、太浮躁,所以我們拿起劍向心中道場求答案,“就算經營再艱難,道場也不會關閉”,想必無數館長都曾在心中默念過吧。僅僅因為In Kendo We free ourselves.In Kendo We Trust.In Kendo we see hopes.In Kendo we loves each other.公元1095年教皇烏爾班二世一聲令下,號召信徒們前往從異教徒手中奪回耶路撒冷。無數天主教徒、基督的子民拿起武器積極響應、慷慨上路,這就是著名的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東征軍中一部分是前往圣地朝圣虔誠尋求救贖的信徒,一部分是前去掠奪東方財富的沒落貴族,一部分則是希望借戰爭大發死人財的威尼斯商人,更有靠刻章辦證賺黑錢的教會在背后鼓噪。然而在一切都是為了上帝的名義掩蓋之下,一切的私欲是隱藏得如此之深。

 

是的,當年我們都響應了“劍道之道”的召喚。像一個弱小的信徒渴望得到主的垂青一般渴望著有名劍道先生們強有力的支持與保護,我們需要提高,不能再這么混著打下去。于是許多劍道道場不得不積累資金,靠商業化來約定權責,劍友間道場間也開始友好往來、希望建立起自己的地區組織。接著便是在劍道圣壇前請求被視為劍道之父那神明的全劍FIK的恩賜。在考官面前,以獻祭一般的謹慎展示出自己全部所學。劍道段位是神圣的,劍道比賽的名次也是權威而不可侵犯的,劍道老師們更是如同教父般熱心、仁慈與睿智。在“一切都是為了發展劍道”名義的掩蓋之下,真正的劍道愛好者——那些虔誠的信徒們絲毫沒有察覺東征的隊伍中抱著其他各種私心雜念的不和諧音。紛紛像嬰兒般呵護即將成立的劍道組織,為其出力建言建策。

 

果真,如同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攻克耶路撒冷一般,幾經奮戰、多次博弈封建主們得到了一個看上去很美的CKOU,終于得以借此窺探"圣地""圣人們"的言行舉止,聆聽他們關于劍道的教導。一個看似美好神圣的劍道聯盟建立了,如同新生的神圣的耶路撒冷王國一般!各地的劍道館長就如同歐洲各地的騎士和封建領主般紛紛前來為這個新生的“王國”奉獻自己的熱血與青春,為國王效力、誓死保衛耶路撒冷王國,以基督耶穌的名義,以“發揚劍道精神、弘揚劍道文化、讓中國劍道輝煌”的旗號!然而陷入這宗教狂熱中的封建主與信徒們都忘了耶穌基督本意,基督教人平等博愛,如今信徒反而舍本逐末為了追求在羅馬教廷中得到教皇恩賜與青睞而大開殺戒,在“道義”和“國際連盟慣例”的名義下殺人如麻、面不改色,風花雪月后曲盡綢繆。干完欺凌弱小、盛氣凌人的事情后不忘吐一吐自家苦水,高呼“這是為了團結”,充滿了兔死狐悲的虛情假意。

 

信徒們漸漸發現,這些高唱著“劍道精神”,天天把“仁義禮智信”掛在嘴邊的主教們原來是一群無恥之徒。他們打著義字招牌替天行道,背后則干盡利的勾當。這些上帝的代言人,FIK(國際劍道連盟)的代理者,一副西裝革履冠冕堂皇的出現在我們眼前。一邊張口閉口“團結互利”,一邊暗地里威脅恐嚇,設計各種陷阱名目對劍道練習者進行人身限制。劍道練習者不能去別的館練習,否則就是“背叛師門”要被“清理門戶”;劍道練習者不能議論道館是非功過,否則就是破壞社會“安定團結”,在考段比賽中一律予以封殺;劍道練習者需要簽署生死狀不能在練習中受傷,受傷后也不得前來追究責任,否則就是“想搞垮道館”;劍道練習者想要考段比賽必須經過地區代理商一陣奚落嘲諷,再補交大量“保護費用”;劍道練習者不得在道場外購買劍道用品,否則就是“投機倒把,搞亂市場”。最后,還要解釋一下為什么得有著“五不能”。因為劍道有仁義禮智信五個字教育你們克己復禮,誠心奉獻。

仁:我就是仁,又仁又和,

義:我就是義字聯盟總舵主,

禮:劍道練習者必須對我頂禮膜拜,

智:劍道練習者必須“學聰明點”,不要惹是生非,不準交頭接耳。

信:劍道練習者必須完全相信我們,不必去追究各種費用去向,不準議論各種事件背后真相。

 

難道這就是我們團結的最終結果?難道這就是我們所期望的“天國王朝”?究竟是誰賦予他們這等權利,到底又是誰把劍道的熱情全部浸泡在利己主義的冰水之中,讓劍友的友誼變成猜疑,讓劍道的交流變成生意。

 

我突然想起秦始皇收繳天下兵器鑄十二銅人的故事,然而秦始皇的成功是短暫的,強大的秦王朝迅速被潮水般的農民起義所推翻。自那以后,中國歷代皇帝再沒有動過收繳兵刃的念頭,他們民可載舟也可覆舟的道理,經常實行仁政與民休養生息。當拿著FIK段位代理權的劍道商人們仍然在為龐大的新盈利模式陶醉、為賺錢和蒙混過關的勝利興奮得發暈的時候,我們是否應該提醒他多讀些書,特別是有關秦朝、隋朝的書籍呢?也許這是不現實的,只是說書人們的一廂情愿。“戍卒叫,函谷舉,楚人一炬,可憐焦土!”難道非要阿房宮付之一炬,他們才會醒悟么!?

 

然而在這悲劇發生之前,一切的懷疑都是不被允許的。而任何一個膽敢質疑十字軍東征目的的人,不是被送上了絞刑架就是綁上了火刑柱。這些個主教,頭上插滿橄欖枝扔出幾根狗骨頭,蠱惑了一幫文的武的打手為其斑斑劣跡搖旗吶喊。無數天真爛漫懷抱著追求劍道理想的信徒,沉醉于這用棉花糖編織出的甜蜜天堂,心甘情愿地踏上了一條不歸路。最后他們厭倦了,他們看透了,他們醒悟的。可憐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無數人對劍道的最后一絲夢想在此幻滅,最后的天國王朝在金碧輝煌中搖搖欲墜,只剩下沒有靈魂的空殼等著敵人的致命一擊!劍道已經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劍商、劍騙;劍客已經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劍童、劍奴。令人驚訝的是,如同兒童十字軍東征一般,兒童劍道也被廣泛炒作開來。且不論正值好動期那四五歲小孩子練習規矩繁多的劍道是否真對身心有益,這些天真可愛的小朋友,被不明真相妄想“出名”的父母和心懷鬼胎的劍道人口販子們,騙著哄著架上了欺騙和蒙蔽更多人的廣告舞臺。

 

主教如是做,那么宗主羅馬教皇有何打算?他老人家到底是一直被蒙在鼓里被欺騙被出賣,還是干脆暗中支持、放任自流、裝瘋賣傻?我們不妨看看十字軍東征中教皇的小算盤:綁架著一群宗教狂熱分子把他們推上“上帝”的戰車,自西而征前去滲透東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君士坦丁堡的東正教地盤。從而千秋萬載一統江湖,實現東西教會的合并。這與FIK旗下成員國之首席常任理事國 (日本)組織中的教皇們是多么相似!綁架著一群不諳世事、熱血沸騰想要開創事業的青年們在劍道的名義下去揮劍征伐、踏著地雷和尸骨為其開辟出一片傳教的土壤。一切的信徒、傳教士、主教、封建領主們都不過是他們白白得來不值得珍惜的棋子罷了。既然是棋子,那么局勢一變就成為棄子甚至廢子......致力于在全球推廣商業化、標準化的劍道,卻不從根本上改變劍道環境和解決劍道經營模式的羅馬教廷,難道他們不該為全世界劍道界的種種悲劇負責么!還是他們也只在圖短期利益,豢養一只只海外寵物罷了。看著無數信徒們仍應對他們的教父、對他們的主教、對他們的教皇頂禮膜拜,而期望著一場自上而下的改革時,劍道在哭泣,耶穌在十字架上流下血淚。過去總是在指責韓國劍道運動化、體育化、職業化、商業化的FIK中的劍道教皇們,如今是否也搖身一變把現代劍道改得越來越摩登,就如同羅馬教廷一邊指責伊斯蘭世界,另一邊廂卻心領神會伊斯蘭教義中神髓。如此看來,大家都是被趕上戰場的受害者罷了。于是和睦共處的劍道環境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商業壁壘、勾心斗角;每每談及這個問題,劍道練習者都諱莫如深、三緘其口。大主教也總是成天勿忘初心、勿忘初心。是的,我們都沒有忘記初心,而初心就是在競爭激烈、多變的社會中找到一個避風港灣:在這里總能找到志趣相投的朋友,身體倦怠了運動運動,心靈浮躁了便冥想冥想,釋放釋放戰的激情、暢想暢想俠的精神,磨練磨練自己的意志。打一場劍,度盡劫波兄弟在,稽古一場泯恩仇。而不是相互博弈算計、你爭我奪。打打殺殺的事情我們見過太多,已經看累了。

 

對于真正的劍道愛好者,真正的信徒們來說,圣城耶路撒冷是人間天堂、仁義之國的象征,否則它便什么都不是。而這個仁義國度早就隨著第一批踏上圣地那些十字軍領主們的內訌和清醒而滅亡——在薩拉丁的沖車攻破城門前就已經灰飛煙滅。劍道之道不在道館木地板上、不在劍道聯盟(協會)的段位證書上,不在FIK高段審判那一身官方西裝上。

 

劍道的技術既然已經無用武之地升華為精神層面的劍道是一種自我要求,是一種在自己的心中堅定不移的信念、一種處世之道。再次回顧初心,一個人對選擇自由的生活方式、寬容和相互尊重這些基本素養的尊崇與信念,應該高于世上的一切其他宗教和信仰,更不用說區區劍道

 

如果有一天,你的劍道朋友們站在了這種基本素養的對立面,把你拖入加盟連鎖、你死我活、爾虞我詐的煩惱苦海時,劍道就不再神圣。劍道就已經是死亡之道,這樣的死亡之道還會拉上所有在憧憬劍道是多么神圣的人去陪葬。將來有一天發展到這種地步,就請大家在心中為不再神圣的劍道掘墓,為理性的信仰奠基。請記住,有錢人也許可以左右你的行動,當權者也許可以擺布你的命運,但你自己仍有選擇的空間。當你被要挾、被恐嚇時,不可不先問問一己良知。

 

一位士兵東征歸來,遍體凌傷。眼見他起朱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他回程路上,一路吟唱著一首思鄉的小詩勸誡著那些前往耶路撒冷收復圣地狂熱的善男信女們,反反復復著一句:圣城已逝,東征請留步。

 

 

 

 

后記:史載,耶路撒冷王國在鮑德溫四世(Bladwin)即位后耶路撒冷宮廷開始內亂,政權快速腐化墮落。 1187年,在哈丁戰役中,22000名王國大軍被沙漠之雄薩拉丁全殲,數月后,薩拉丁輕而易舉地攻破了十字軍建立的耶路撒冷王國。耶路撒冷的陷落后,歐洲各國再次掀起宗教狂熱迅速組織起了第三次十字軍東征,而圣地卻再難收復。英國國王獅心王理查勉強與薩拉丁簽訂停戰協議后終于知難而退,悻悻班師回朝。自此十字軍再也沒“光復”“人間天堂耶路撒冷王國”。時至今日,耶路撒冷和平依舊飄忽不定。而JerusalemJeru(城市)Salem(和平)兩個詞根組成,意為“和平之城”。

 

 

稿費付訖 版權所有

謝絕轉載 轉載必究


[1]

國內異世高人之撰文,鞭僻入裏,我輩完全拜服。令人想到電影【天國驕雄】

(管理員)草草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