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管理員)草草一刀 | 02-Nov-11 | 劍友隨筆 | (1301 Reads)

Picture

【劍道基本禮法常識】 重點節錄簡譯

菅原修武   寫於 2011年11月1日 23:16

先說喔,個人的日文程度,只能說是馬馬獅獅(比虎虎強一點);依能力強度排,大概就是聽>說>讀>寫。尤其是讀寫能力之差,這整篇,大概也只能看懂70、80%而已。有些較艱深的字句,也只能依前後文關係,用猜的;或是藉由在劍道圈多年的學習、經驗、聽聞,來做語意上的輔助判斷。前幾天誇下海口,說要翻這一篇,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想到劍道圈裡高人這麼多,我這簡直就像是站在歐陽菲菲面前,扭腰(如果還有的話)擺臀唱「熱情的沙漠」呀!

所以…如果文中有錯的離譜的,麻煩告訴我一下;如果只是一點點語意上用詞用字的不同,就饒了我吧!,感激不盡!

 

個人譯寫後,一個感想,這就單純是雜誌的一篇專題,做了一些不同狀況的整理,以及一些歷史上,來龍去脈的簡要說明,單憑一介雜誌與幾個編輯,誰敢說一便是一?去影響、改變整個劍道界?所以,其實(根本)也沒個明確答案。(倒有好像是在吐槽全劍連的感覺,看來,得趕快去買一本「劍道指導要領」來笑一下)

各位看倌,最後還是只能靠自己,再加上自家道館、社團的狀況(歷史、老師的觀念、習慣、場地的限制),自己看著辦吧!

 

東海劍道社,這三年來的學生們,到目前為止,按SAM老師、Marleen老師,和我所教的禮法與相關知識,98%都沒有錯啦!出國保證不會丟臉啦!

 

 

【劍道基本禮法常識】 重點節錄簡譯

因顧及版權,請參考原雜誌各該頁圖片。

原文出處:月刊 劍道日本11 2011 No.429 p.019~p.041

 

號稱是「以禮開始、以禮結束」的劍道,正座的方式、座禮的方式、竹刀擺放的位置、帶刀的方式、立姿、坐姿、如何手持劍道具、進入道場的走路方式…….等等種種,都是諸位劍友所做的最一般不過的芝麻蒜皮小事,即使是全日劍連也沒有一個統一約定與方式的敘明……。

 

 

p.020竹刀應該置於左側?置於右側?

持竹刀、防具(以下稱劍道具)而正座時,甲手置於右斜前方,其上再放置面,再將竹刀置於身體左側,這是再普遍不過了。在全日劍連【劍道指導要領】中提及,「一般,竹刀於左側,刀鍔與左膝頭齊,與身體成平行置放…」。其中,用”一般”兩字,似乎還隱喻著有其他例外的狀況。例如,警察劍道(警視廳)就規定劍道形,刀(竹)刀是放在右側;警察選手在選手權比賽時,有的放在右側,也有的是放在左側。

其他道場單位,也有置於右側,另也有主張認為置於右側是不對的劍道團體。為甚麼會這麼主張?其來是認為古代武士將刀置放於右側,便無法用右手迅速拔刀,同時也是不具敵意的表現。全日劍連制定居合對禮法的規定,互相敬禮、或是行神前禮,也是將刀置於右側(譯者所習之無雙直傳英信流也是欸)。既屬同一連盟團體(全日劍連),做法卻不相同,難免就引人非議。

事實是,”規定”將竹刀置於左側,也不是多古老的事情。過去,竹刀是放在右側,立禮時也是提刀於右手,再做左右手交替。但當時教授青少年劍道的老師們表示,對青少年來講這些禮法過於繁複,多方考慮後,才改成置於左側,立禮時提於左手再帶刀。要注意的是,這並不是唯一的禮法,不是非左側不行。置於左側,只是讓初學者、或是兒童易於學習罷了。

(bla bla一堆歷史例子云云……) 古代的武士,如果沒有敵意或是防範的狀況下,刀真的都放在右手側嗎?還是只是後世武道的做法?這是今後學習劍道者仍必須去研究的課題。以現代的觀點來看,置於左側似是約定俗成,但保有應置於右側的觀念,也未嘗不可。

 

 

p.022置放竹刀時,劍弦(刀背)的朝向?

竹刀置放於身體旁側時,一般皆要求將劍弦(刀背)朝外。(譯者按,這不是廢話嗎?根本就是很自然的人體工學啊!)

這其實是有明確根據的,如果視竹刀為真刀時,刃朝向自己置放時,在正面的對手就算是要奪刀,也無法將刀第一時間輕易拔出;反之,就可以拔出(如p.22圖所示)。

全日劍連制定居合,也是將刀的刃朝自己置放。惟,古流居合如無雙直傳英信流是將刀刃朝內(自己),夢想神傳流則將刀刃朝外。因流儀不同,所以就有不同的做法。

又,夢想神傳重信流,則兩種狀況都有,但用在不同的地方。向神前、師範行禮時,刀置於右側,刃朝內;相互敬禮時,刀置於左側,刃朝外。只要視竹刀為真刀,加上各種想像,變化就越來越多,因各式種種而顯得複雜。

 

 

p.023立禮(立姿敬禮)時,竹刀在左?或右?

立禮時,竹刀應由哪一支手持握?最常見的就是由左手”提刀”,敬禮後成為帶刀的狀態,係延伸自前一段座禮時,刀在左側或右側的做法而來。在「幼少年指導要領」改訂前,也是提刀於右手,敬禮後,再右左手進行交替。

*「幼少年指導要領」,全日劍連於平成20年改訂成「劍道指導要領」。而初版是在昭和52年3月。全日劍連視為宣達劍道相關基準的要書。

再一次,如果視竹刀為刀,此操作方式與劍道形、或是制定居合的做法又不同,可能又再次造成觀念上的混淆。

劍道形,相距九步,右手提刀行禮後,才將刀插入腰間的”帶”(OBI)中,成左手”帶刀”的姿態;全劍連制定居合,刀在左手成帶刀姿勢進場,就定位後,轉交右手行神前禮,之後再交回左手。如相片所示(p.23),行禮時,刀的持法也不同。全劍連制定居合,刃朝下,日本劍道形則通常是刃朝上。御前演武,則又跟制定居合的做法一樣。

禮法的起源,始於一個團體內共同的準則。然因地區、民族、宗教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因此,如因前述理由,認為自己只要有所依據,並確實遵循,就會充斥著”這樣也可以、那樣也行、都可以”吧的紛亂狀況!

在全日劍連的武道體系下,劍道也好、居合道也罷,修鍊劍的理法之道,在某種程度上的統一,應當還是必要的。即便任一方秉持著何種依據,但如果沒有一個統一感,難道不會令人覺得「甚麼都可以啦」?

 

 

p.024座禮(正座敬禮)時,手的做法(行禮)要怎麼做才好?

全日劍連「劍道指導要領」中,要求兩手掌形成(至少接近)一個大的正三角形,還以圖解說明,手的打開程度能如圖”比較好”。而所謂”比較好”,是依據甚麼?則並沒提到。

另一說,應該形成小的等腰三角形。兩者的不同在於,大的正三角形,雙手拇指與其餘四指是分開的;而小的等腰三角形,雙手五指則是靠在一起。另外,當雙手相靠形成小等腰三角形的時候,兩上臂也會比較緊靠兩側腰脇,(正座)行禮時,手肘剛好就落在膝關節與刀(或竹刀)之間。如果是形成大正三角形,兩臂則不會貼近身體,行禮時,而產生較大空隙,手肘也會在刀的上方。

再者,小三角形也有武術上的防禦機制。當敬禮而頭低下時,如果有人從後腦往地面壓,因為兩臂緊靠身體,可迅速反應,保護鼻樑部位不致撞擊地面。而且,手腕手臂也不易被輕易壓制。

互相行座禮時,下位者通常不能比上位者先抬頭,但是視線要隨時保持朝前、朝上(哇!譯者以前都看地板縫說),隨時有探知查察週圍狀況的意識。

P24圖,

右三圖,上為小三角形的做法;中為手肘位置會在刀與膝關節之間;下為穩定的形態,不易被制服。

左三圖,上為小三角形可保護鼻樑;中為大三角形敬禮時手肘會在刀上;下為容易被制服。

p.25圖,

上1~5敬禮時之手的移動順序。

下為要點,下左—敬禮時的視線保持警戒;下右—頭不可低到讓對方看到衣領(後頸部)。

 

 

p.026帶刀時,拇指的位置?正確的帶刀姿勢是?

所謂「帶刀」,指的就是刀插在腰(角帶)上的狀況;對劍道而言,就是將竹刀或木刀,輕貼靠在腰際的狀態。全日劍連「劍道指導要領」對「帶刀」姿勢,是這麼解釋著的:以左手持刀靠近腰間,遂成帶刀姿勢。劍尖朝後下方,約45度,左手拇指搭在刀鍔上,如果是戴著甲手,則拇指可不必搭在刀鍔上。

如果是以穿戴劍道具、使用竹刀稽古為主,拇指須搭在刀鍔上的觀念也越來越淡。而在沒有穿戴甲手時,到底要不要將拇指搭在刀鍔上?也有很多劍士開始感到疑惑。

(真)劍欲拔出前的狀況是,拇指須先推刀鍔使劍稍微出鞘,之後才能有隨時拔刀的準備。而這個狀態叫做「切鯉口」(譯者插嘴一下,為安全顧,真劍上的刀鎺,はばき,多為銅或銀之金屬製,多與木製鞘的鞘口,專稱鯉口,”卡的”有點緊,如欲快速拔刀,一定得須先以拇指推刀鍔,使劍離鞘)。「切鯉口」後,即以右手握柄拔刀。如欲流暢地將刀拔出,帶刀的位置並不是在身體左側腰際,而是在左腰際的斜前方,刀柄柄頭落在身體中心線上。(譯者再插嘴一下,跟個人所習之古流居合一樣,全劍連的制定居合好像不是這樣,是以劍鍔在中心?)。只要將刀法的基本中的基本好好認識學習,今後在竹刀劍道上所做的一切細節,也會變得更正確。

 

 

p.028「左座右起」並非是絕對的。

所謂「左座右起」(さざうきSA ZA U KI),一般是指由立姿轉坐姿時,左腳先退,成高跪姿後再收右腳正座;起立時,則由右腳先踏出成高跪姿,之後再起立。全日劍連的【劍道指導要領】也是這麼寫著。

或許有很多人咸認這是日本的傳統作法,事實上,但這既非舊俗,在劍道以外的世界,也有相反的。

過去,也曾有過「右座左起」

「左座右起」的方式,是到了二戰時期,才被明確確立的。在那之前,普遍是以全然相反的「右座左起」。同屬武道的弓道,至今仍是以退右足而座,出左足而起。弓道的禮法是這麼定的:「由上座之足就座,由下座之足而起」。道館的上座,指的是靠近神位的那一側,如剛好在你右手邊,就從收右足而正座(起立時反之,左足先起)。這是源自小笠原流而來的做法。現在的弓馬術、弓道都受小笠原流很大的影響。

……BLA BLA(一些歷史講到中國、扯到歌舞伎,都在引證說明一些右座左起的例子)。故,由西方傳來所謂的”國際慣例”,上位,指的則是面對方向的左側,所以才改成「左座右起」。

……BLA BLA又說明一些歷史進程,遂於昭和16年,文部省(教育部)所編「禮法要項」中明訂「左座右起」…昭和18年講道館大日本武德會也將禮法統一……劍道亦循此。

因「左座右起」係於戰時統一訂下,不免帶有幾分軍國主義色彩,戰後也有一段時期,大家是避而不談。綜上,不管是左座、右座?都沒有理由,去要求一定得非如此做不可。過去中國、日本傳統思想上既然也有右座左起,所以也不能就說哪一種做法就是錯的。但是劍道、弓道雙修者,就必須在不同的場合,依循不同的做法去”就座”。有些古流道場,不也是得遵循其古流禮法行事。

禮法也屬鍛鍊的一種

何謂禮法?小笠原流的禮法,禮法本身即為身體鍛鍊之一。如實際去體驗看看,足的前後開距,或起或立之間動作的變換,總有一些”眉角”的存在。如果禮法,也跟「身體操作」中有某種訓練的意涵在內,那就不是一定得由右足先起,依場合、依狀況,也會有從左足先動的狀況吧?

例如,全劍連制定居合三本目「受け流し」,從正座的狀態拔刀,也是左足先動而起立。(譯者愛插嘴,無雙直傳英信流,初傳第六式也是)

還是,我們不應死守著「制式化」的左座右起,就不同”場合”、”時機”、”用途”(弓道、小笠原流)而應變,養成自己的臨場判斷力才對呢?

 

 

p.032正確的正座又是怎樣的姿態?

被稱為「正座」的坐法,也並非是多古老的方法。田部英正所著「日本人的坐法」(集英社新書)中提到,被稱為「正座」,是大正時期(1912~1926)才被訂在禮法教科書之中。

明治13年,BLA BLA…(又開始在講歷史),係由當時小笠原流弓馬術禮法當家的小笠原清務,認為禮法有其必要性,而向當局(東京府)申請,被認定後,才納入禮法教育…,當時不稱為「正座」,而稱之為「端坐」。

當時,也約略是「劍術」、「擊劍」,改稱為「劍道」的時候。而此時的坐法有多種多樣,包括「立て膝」、「胡座」。同書中也有武士以「Yankee式坐法」(美式坐法)的相片,十分有趣。

全日劍連制定居合各式中,「立て膝」的招式只有一式,但是在夢想神傳流、無雙直傳英信流中,「立て膝」各式、立姿各式,原來都來自長谷川英信流。(譯者按,目前正開始學無雙直傳英信流的中傳,十式全部都是讓我感到痛苦萬分的「立て膝」啊!)大森流也在正座各招式(初傳)之後加入「立て膝」。為甚麼叫「立て膝」?現今很少見到以這樣型態的招式啊?不感到十分奇怪嗎?前提書上也這麼寫著,但當時這可是很普遍的坐法呢。

 

手要擺哪裡?

稽古開始前與結束後,全體正座閉目,以前口令是「默想」,現代則多以「靜座」為號令。或許因為「默想」兩字,帶有佛教或是基督教的某種概念,所以慢慢改以跟中國儒教有關的「靜座」(其實佛教也有)。如果道場有神位(龕)的時候,一般不是都要在稽古前後行神前禮,但是劍道家、劍士,不見得都有(或被要求要有)神道佛等信仰,而這些行神前禮的人,更不見得是因抱持著信仰而行禮的吧?但又為甚麼要有這些特定宗教行為儀式滲入?

比方說,有些是附設有道場的神社或寺廟、又或是教會,又要怎麼辦?以無信仰者來說,不只是「靜座」等號令,那個時候,手要怎麼擺?也是一大問題。正座默想時,大家不都像尊佛像一般,雙手重疊置於兩腿與丹田之間,以類似結手印的方式置放?那明明就是佛教的作法。

「劍道指導要領」中,正座時,雙手置於膝上。佐藤成明範士亦云:「如果有人問我為何不雙掌重疊?我會回答說我是放在膝上,也與特定宗教無關。在日光東照宮的道場,如果你雙手重疊結手印的話,以前的宮司也曾訓諭過『這裡是神道場地,請勿結手印』。」

佛教、神道,或是儒教、道教等各種宗教,有其各自的方式,但對外國人來說,對於日本人沒有宗教觀,卻只是很自然地,就如此依循表現的行為,多半感到不解;道場、個人,也不見得會因此,就改變長久既有的作法吧?

 

腳不能重疊嗎?

「劍道指導要領」,關於正座時,「兩足相靠,右腳拇趾重疊於左腳拇趾之上;臀部位於雙腳跟之上」。小笠原流禮法、茶道各流派也有各種不同的作法;也有人認為,為了防止腳麻,換來換去也是可以的。又,如果腳重疊而座,身體的平衡也會有所偏頗,而造成身體歪斜。

譬如,岡田虎二郎所提倡的岡田式靜座法,從大正到昭和時期也曾大流行過,那是以腳掌中心重疊的方式。「日本人的坐法」一書作者,對多種多樣的坐法,都予以認定,甚至是坐的時候,稍微前後左右挪移,只要是讓自己感到舒適,也都是可以的。不管是由座而起,或由起而座,「劍道指導要領」提到,當兩腳腳趾在臀部下方,要先呈腳掌立起姿態,這在弓道稱之為「跪坐」,在各種場合也多有出現。

單單是「座」,其種類方法各式各樣,繁複且深奧,也值得去好好研究。

 

 

p.034蹲踞時,如果比上位者先起立是失禮的。

現代,在劍道上統一使用的蹲踞形式與作法,其源自何處?已不詳。當你以劍尖對敵的戰鬥準備姿態,再怎樣,也稱不上是在禮法的範疇之內。

如果從動作上分析,與其說是行禮,更像是為了方便一站起,就馬上轉成中段構い。因此,在蹲踞前,兩腳跟就以靠近的狀態下,將腰沉降蹲踞。除了可以取得穩定的蹲踞姿勢,一站起,馬上就可呈中段狀態。反之,如果兩腳跟沒有先靠近就蹲下,重心前傾、彎腰駝背,就完全不像戰鬥前應有的準備(身體的構い)。

蹲踞要站起時,切不可以自己一昧地想急著站起來,要雙方彼此都有準備後,才同時站起。更重要的是,如果對手是老師前輩、是上位者,比上位者先蹲踞或是先立起,都是失禮的行為。如同日本劍道形中,打太刀(台灣習慣稱攻方的)是上位,與下位的仕太刀(守方)之間的關係,要抱著下位者是學習者的心態,不可太快,或太慢,配合上位者的動作,如影隨形是必要的。

當腳有受傷、不方便的狀況,以「片膝蹲踞」、單膝高跪姿(如p.034下圖)也是可以的。如果是升段審查時,事前提出說明報告,試前不做蹲踞,也是可以的。此時,對手(腳沒問題)也不必(單方)蹲踞。不可只有一邊蹲踞、一邊卻站著的。又,曾經在高中女子劍道比賽中被大力推廣的「片膝蹲踞」,現在也不多見了。

 

 

p.036在道場內步行移動,可不能咚咚作響地走著。

劍道活動多在體育館內進行,而在場內行走的方式,最重要的莫過是不可讓走路的聲響太大。不管其理由是出自是對道場的尊重,或是對劍道本身的尊重。

木地板上走路會有聲響,主要來自腳跟先著地所造成。如果改以腳尖(腳趾)先著地的走路方式,就可以抑制聲響。如同劍道形或切返後退時,腳跟不著地的方式。

又,比賽時,評審宣判(告)時,須解劍,;比賽喊停中斷,也應以解劍的姿態回到起始線。

 

 

p.037手持劍道具時,是要抱在右側?或是左側?

「劍道指導要領」中以「劍道具在右腰側,竹刀在左手」為方式;而左下相片中,中山博道則將劍道具抱持於左側腰際,右手持竹刀……其在世時則說:「道具不擔在左肩,右手始終要保持是空的」。對習武者而言,右手要有隨時拔刀的準備,有這樣的說法,也是理所當然的。

持法既有多樣,在這裡以圖示(p.038),左手持防具、左手持竹刀的狀況,右手是空的,尤其在正座時,右手可以很流暢地進行袴さばき(手伸入兩腿間左右拍開劍袴的動作)。

(譯者心中毒然有大疑問,這不是只有居合才有,劍道不是不這麼做的嗎?看全日選手權大會,選手進場正座時就沒有這樣做)

面的裡面,收著兩甲手,手筒開口朝內,甲手(拳)頭與面的下顎(突刺垂)同側,手筒紐相對,用意是不讓人看到手筒內側的髒汙狀況。拿起面時,面金朝下、面顎朝前、面的頭頂部是朝向後方,如此,要換位置時,也可以確保甲手不會移動途中掉落遺失。

 

 

p.040進入道場的方式與放置鞋子的方法。

(譯者按,這段與國情不合,我只挑重點寫,給有機會出國去日本練習的人看就好

跨進道場時,左腳先進?亦或右腳先行踏入?日式建築中傳統或武家作法,請見圖p.040右上圖所示。

將脫下的鞋擺放整齊,不只是劍道場,是平常就有的習慣。(筆者按,在日本,很多地方,湯屋、料理店、餐廳…入口都是要脫鞋的)。禮法首重,不讓他人心中產生厭惡不快。簡單的一個動作,每日力行,就是禮之始也。

最基本的,將鞋放上鞋架時,鞋(腳)跟方向朝內,鞋頭朝外,就是不讓鞋子開口內可能的髒污,映入他人眼簾。

如果是玄關,必須將鞋放在外面的狀況時,鞋跟朝向室內方向,很整齊地擺放;其順序是,鞋頭(人)朝向室內方向脫鞋,轉90度橫向取鞋於手中,置於離玄關中心較遠處開始擺放(空出必要的動線)。如p.041右圖所示。(就是屁股不要向著室內脫鞋啦!)

接下來的狀況,如果是要去稽古練習的人,比較沒有問題,因為都會赤腳;但是對一般人呢?脫了鞋,襪子要穿著進入嗎?還是也要脫掉呢?就像是到人家家裡做客,卻赤著雙腳一樣失禮,也有些會阻止赤腳的(一般)人進入,或被要求穿襪子或足袋進入的道場。如果能事先請教一下,總比現場失禮來得好吧!。

p.040左下圖 要點:如果你將鞋放在鞋架時,鞋頭朝內放,鞋子的開口朝外,其上方的人取鞋時,鞋底的塵土汙物就有可能會掉入你的鞋中。

 

 

p.041竹刀放置方式也是(禮?)作法的一環。重要的是心態。

把竹刀袋靠牆直立置放,這很常見。如果是刀(真劍),就不可能這樣靠牆放(如p.041左上兩圖)。如果從這個方向思考,竹刀就應該不會靠牆放,而是平躺在地板上了。

如果遇到大型比賽或合同練習,屆時,大量的竹刀袋都”躺”在地上,而又不能無禮地跨過去。此時,恣意地在人行動線紛雜的通道上擺放竹刀,是否也意味著,這也是種欠考慮的行為呢?多一點心思,將竹刀袋靠牆腳側置放,不也通情達”禮”。種種細節的注意,對劍道修行也是有好處。各地常舉辦劍道講習會,不應只針對審判方式、劍道形、段位審查等諸要點為主題,如果有以禮法、各種作法為主題的講習會,或許可以讓大家想的更多、看得更遠。


[1] 我转了

我转了


[引用] | 作者 白鸿 | 02-Nov-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