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管理員)草草一刀 | 29-Oct-12 | 正しい剣 | (90 Reads)
直入天地大道之劍

大森 曹玄

少年時,我在有信館道場學習劍道。但自從稍能懂事以來,我就對劍道的學習有了疑問!劍道到底是什?學這種東西值得嗎?在沒人可供互相討論,而滿腦都是煩惱之時,我恰巧在一本雜誌上,讀到山田次郎吉先生的《劍道一夕談》的文章。開頭第一句話就道:“劍道不在斬、突、擊、抑之間。反而正在酬酢之中。”又言:“既能認識劍道爲何物者,就能直入天地之大道也。”又念到:“我要繼承直心影派第十五代的用意,即是‘放棄後來所習之容形,回復本來清明的恒體。’我讀到這裏時,感到眼前一線光明,於是,馬上就去
造訪山田先生。
由神原先生繼承的道場,因關東大震災而付之祝融,當時山田老師住在靠近鶯穀的一間小房子。起先以“沒有道場”的理由,拒絕我拜爲門下,但後來,見到我日日懇求的熱誠時,才勉強答應說:“好!那來一橋商科大學的道場吧!”第二天,我到了指定的道場。雖然,我也是一個有段位的,可是連竹刀都不准拿,且被命令一邊呼吸,一面啊呼!啊呼!的沿著直線行走。這種步法就是直心影派的“直步”。亦是所謂;“驅除後來習態容形”的基礎修煉。我就這樣,連續練了三個月的“直步”行走。隨著老師對我說:“會做了,就算是出師!”聽了此話,我高興得立刻偕同當時商大劍道部的委員長——大西英隆先生,跑到甲州的山寺,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練了一百支的組合刀形。如此要命的練習,就是禪學所言的“大死一番”。因此,才能把持著於心體的“後來習態之容形”完全除掉,接而回復“本來清明之恒體”。


野外的修煉,也在這樣的氣氛下,用三尺三寸的短竹刀來加以演練的。老師常常教導我說:“由上段打的時候,要用泰山崩潰般的氣魄打擊。”如今再也難以有聽到此話的機會了。如此,殺盡後來習態之容形,使自己直入天地,回復未來清明的恒體,這種劍之道才合乎“禪”之意了。山田老師說:“劍道不需禪。那真是一番道理,因直心影派的修煉,原本就是禪。”我時常感謝山田老師,因由他那裏,我學到了足以形成人格身心基礎的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