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管理員)草草一刀 | 28-Jun-07 | 編輯部話 | (300 Reads)
劍手的選拔?

選手乃代表該地區或國家出來參加全世界劍道比賽的精英。但是假如有人告訴你,他們並不是從公開選拔比賽打出來的,千萬別被日本全國電視播放的全國劍道選手權比賽引導了你的思維,一廂情願地想當然,以為任何地區國家都是如日本如斯。
●必須公開選最強的,不要以什麼會員或非會員人為關卡和官僚行政手段把一些劍道人拒於外。難道他們不是習劍道的嗎?

●必須辦公開選拔比賽或公開記分聯賽,不能劃圈而搞,更萬萬不能如發展早期因參與劍道人口不多,隨便選點幾名劍道人去習習訓便去做比賽代表。亦不能隨便交付此權力予所謂協會教練去操生殺欽點,另挑選手之權利交予會長或任何授命領隊也是不正確的方式。

●必須取消什麼以習訓出席率和表現來選劍手,因為全不是職業劍手,公開選出最強後便是,不要來這一套欄柵予人弄權導致不公。因為很多選手要養家活兒,難以如此參與密集訓練。他天份高在選拔中勝出便應該就是他去代表。

上述三重點便是今時今日台灣和香港發生的情況,正是何以前者水準日漸下滑,後者三十多年都不見排名,原因就是並不是拿最強的出去一戰。就是沒有正確管理制度,人為愛惡來控制選手權。來個如日本的全台灣劍道選手權,無論東南西北皆可參加,保證有另一番景象。

能打自願放棄沒話可說,想打不能打便必火氣,不能打想打鑽營有法去打,最抵打。已經把劍手代表性成為權柄本錢,劍道人最惡之。

最後,上撰之不是政治,後輩不應該以不理劍道政治藉口來掩耳不聞,或者掩耳盜鈴,或以同桌食飯各自修行心態來做人,只要自身利益不損,懶得理身處公平公正劍道圈否。

懷上述的心,甘願成長在不公義罩蔭下,成長後會成為一個什麼樣子的前輩呢?會公正嗎?會正直人格嗎?會有所謂劍士風骨嗎?

太多問號了,劍道真是令人精神一振,真可能令人徹夜難以成眠。

[1] 但求心無垢,匣中劍有聲

雖說採用公開比試來甄選可屬公平方式,然而現今國際劍道大會實際上已淪為體育暴力機巧競技,即令日本亦從十幾年前便呈現自我墮落,向此一「國際潮流」傾側的現象,這也是此番世界杯落敗的前因,無異作繭自縛,難咎他人!
故此,裁判的審定標準已然註定了正統劍道(求正心)之難於國際競技場上存活的命運,欲從正道而修的劍士,似乎只能躲進深山閉門潛修,莫問世間事,遠離名利場,才有證道的一日了。
蓋世間上一有所謂為國家榮譽而戰一詞,則難避機巧得失,殊為可嘆!證諸老子所言,智慧出,有大偽,誠然哉!
劍道,是一項符合修齊治平,由內而外的鍛鍊之道,更可謂之反觀內求之道。即使今天為了所謂家國榮辱出賽,卻扭曲了自己的靈魂劍格,則讓人為所謂是榮是辱感到困惑了。記得在一部名為「The Greatest Game Ever Played」的電影(中譯:果嶺爭雄)中,當時英國職業高球高手Harry Vardon在第三輪賽後,面臨與美國業餘選手Francis Ouimet平桿,將在次日再比十八洞以爭奪美國公開賽冠軍的夜裡與贊助的英國皇家高球協會會長伯爵談天時,憤怒的向伯爵表示,明日的賽事不論誰勝出,都是為了個人榮譽而戰,而非所謂的國家或是俱樂部榮譽,甚至是個人出身高低所能決斷!。
劍道,亦是相同,當你手執劍站上賽場,心中只能無垢,只能剩下如何用堂堂光明正大之心盡力拼博,驗證生死大事一途而已。
選手如斯,裁判亦如斯。當年高野佐三郎擔任日本天皇御前比試的裁判,比試雙方分別是他的義子高野茂義與後來被尊為劍聖十段的持田盛二,佐三郎在後來描述當時他心中的想法時說道,只能心中無有偏私,不因任何感情而有所傾側,若有一絲一毫不當想法,唯有切腹謝罪一途!由此可見當時裁判之如何自許。
當裁判也能清楚知曉劍道真正意涵後並無有任何偏頗之心時,才能看得出這坦坦蕩蕩,磊磊落落的一刀究竟是斬向何方…


[引用] | 作者 夜霧 | 28-Jun-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回复

告别肮脏的政治和协会内部操作,剑道以真正的实力选拔,否则是对剑士和自己的侮辱!中国那么大,即使少数人练习,未来剑士也多于其他国家!国内还没有合法的中国剑道团体组织,亦无法代表中国的实力!无论从技术上还是从理论上,都没有完整的继承太多,更没有自己的东西!这点应该向最初的日本和韩国学习,剑士自然努力练习争取多打比赛!而作为各地的教练馆长,更多思考的应是学习更多的技术,馆长之间多多交流学习!!我感觉现在的世界剑道就是日本剑道,我们也应当学学韩国!只要技术上有自己的特点和剑风,便于交流,其他的统一是没问题的!否则永远只能跟在后面走,被奴役!


[引用] | 作者 keithlee | 28-Jun-07 | [舉報垃圾留言]

[3] 了解是讓人明達,去執。

哪便要令中國學劍道者了解劍道的歷史,不單是日本劍道源流,而是也要去了解韓國的和中國古代失伕的劍道,但了解還了解,卻不應該學一些韓國劍道思維,硬要將劍道說是自家發明,這亦歪了正道。

了解是讓人明達,去執。不是鼓吹民族主義。

這個追查中國古劍道之源精神,亦有助今天大陸劍道發展推廣,亦【劍視】十多年找尋的方向。但今日劍道乃日本前人劍道家的心血結晶是不容置評的真相,防具竹劍皆從其創造,不應該在混淆後學者眼光和思想。【正見】不是如此那麼會成什麼呢? 要客觀正視之。

見::http://kendo.com.hk/zznewpage259.htm「華夏古劍道復興工程」


[引用] | 作者 草草一刀 | 28-Jun-07 | [舉報垃圾留言]

[4]

竞技剑道是日本修习了古剑流演化而来的,所以有盔甲的现代竞技剑道就是日本人发明的 。包括韩国现在的剑道也是,但是技术就不再是那样了,有了自己的特色和技术就有了本国的剑道。即使是奥运的项目,运动员自创了新的技术都可用他的名字命名。剑道本无国界,学习日本或是韩国的都没有问题,但是要有突破!

韩国海东剑道一样源于中国,但发展变化后融合了韩国本民族的东西有了海东剑道。这些是韩国的老师在和韩国的会长谈过后告诉我的。开始我学习韩国大韩剑道,后修习韩国海东剑道,前辈和老师都说,剑道无国界,无所谓日本的或韩国的。一切都源于中国,只是被他们继承和发展了。现在应回到中国,以后中国人应学习结合,有自己的技术,有自己的剑道精神,我学习是因为我希望我们的民族和我们的下一代有剑道精神!!

我和日本3-5段的朋友都交流过,和韩国的朋友也交流过,即使是竞技剑道,风格上的确也有自己不同的特色。虽然竞技上基本相同,而日本的无论竞技的高段或居合,已改变了很多,也许是为普及和竞技的缘故吧。现在无论竹刀还是真刀 在手里象拿筷子一样自然。
现代竞技剑道,由古流而来,却要脱离古流剑技,本就是错误的,我弟子整理了日本高段的老师的文章,我也看了不少他们的体会,略同!

我们学习的是韩国大韩剑道,韩国海东剑道,中国双刀及内功。为加强中韩交流,我和中国双刀老师应韩国会长的邀请将于暑期去韩国 ,教习那边的剑道馆长双刀,同时整理和学习他们的一些技术。

韩国竞技剑道和韩国海东剑道结合后,我们先后和韩国剑馆的一位高段前辈交流,日本高段朋友交流,都得到认同。事实证明真刀技在竞技上只会提高自己的水平,丰富理论和技术。和日、韩、中国的前辈老师或平辈的朋友交流后有了很深的体会,即使是韩国的各位馆长也很虚心学习,一位韩国前辈已经拜中国老师为师,并作为翻译帮助双方交流!

以下是韩国海东剑道1段的表演,希望大家看后有所收获。世界很大,东西很多,学习丰富自己自然可以提高,中国剑道不是什么梦想,永远谦虚学习才真自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VHgGV4l33Q


[引用] | 作者 keithlee | 28-Jun-07 | [舉報垃圾留言]

[5] 何解不辦公開比賽選拔代表

代表一個地方的劍手,何故要參加一些什麼目標訓練去被【挑】選來組成代表隊?

何故何解不辦公開比賽選拔代表? 難道就是怕公開選不出自己人嗎? 怕不聽話的勝出嗎?

私心斷送了公正亦斷送了最強能取勝的機會。

亦難服難封人口實。

再一問? 何故? 何解?

還有是日本的全國劍手代表,四段、五段、六段、比比皆是,

何以亞洲其他地方的四段、五段、六段便自升神桌扮老師,不戰!

真不想戰還是實不能戰?

諸位年青未過六十的四段、五段、六段,落場去公開選拔吧,地方需要最強的!

輸何所懼呢!


[引用] | 作者 草草一刀 | 28-Jun-07 | [舉報垃圾留言]

[6] 劍道可不是變魔術

剛剛練習回來,似乎有著滿腹牢騷與無奈,牢騷是現今當個指導者,好像變成必須應學生要求站在那裡當劍靶一般,否則學生就不會打了,似乎我是吃了鑄鐵澆銅丸,練就金鐘罩鐵布衫,打著不會疼似的。訓練負責人看著練習時間到了,不僅沒去更換衣服,還跟MM坐著侃大山,指導者得自己發熱身運動口令。這就是練習的態度與紀律?

無奈的是,還得應負責人要求,多加強傳授各項招式,以求人人都能擁有密招絕技,在未來的比賽場合中奪冠打響單位名氣,招徠更多學生(或生意?)殊不知,招式得練,而且是勤練,更需時間去咀嚼體會才得以領悟。更甚者,基礎都有偏差的練習者,腳步跟不上,如何做得出高妙銳利的招式?純然畫犬之勞,笑顰之譏罷了!不知是我的頭腦太固執,還是別人想法太天真,唉!真無奈~

內地現今不僅是選手產生的問題,其實具有符合資格的裁判人員之短缺才是更大的問題,沒有具備純熟劍道知識的人如何勝任裁判?全等著別人舉旗才緩緩舉旗的人能嗎?眼睛跟不上,耳朵不專心聽,一個勁杵在那,任憑選手二人已在場內打得滴溜溜轉也不肯移動一步的人能當裁判?一心偏袒己方,只求自己隊伍勝出的人能當嗎?倘若這幾類人了裁判,能審出好的選手嗎?那真是天知道了!

環境決定去留,我始終相信正道有他的路,只是現在各地已是風起雲湧,倒讓人看不清那裡適合插秧種苗呢!


[引用] | 作者 夜霧 | 28-Jun-07 | [舉報垃圾留言]

[7]

我五段升了十幾年,減掉一年就是不著護具練習的時間,從去年開始再著護具練習與指導,也參加了幾次比賽,輸多贏少,輸在久不歷賽場,得失心手足僵化症全都鬼上身了,輸在過於堅持不歪頭不縮手,讓對手有了空檔(其實是自己學藝不精啦!),以致於被譏為練習優於實戰的選手,數度拖累了團隊成績,哈哈~

不過,贏的每一擊倒是有絕對的信心可以自豪,絕無敗體或蜻蜓點水的擊刺,全都是貨真價實一刀必斬的打擊,所以晚上睡覺時也不會因為某種運氣臨身而興奮,總睡得好安穩!

私底下常可聽到對我的竊竊私語評論,比如,唉呀!五段怎會被一兩段的拖平,怎比賽起來全不一樣呢這類的話語,不過在堅持做好自己動作的要求之下,我的耳朵暫時是聾的,還是依照正確的去做,做不好是自己的錯,謗譏由人!

比賽輸了並不可恥,也不必特別找個地洞鑽進去,但是要知道輸的原因並予改進,如果輸的原因不是在自己身上,那還是依照原有的方式練習修煉吧!重要的是你自己心中該知道怎樣是對怎樣是錯!

更何況我認為四段以上選手出賽對於端正現時比賽的一些荒謬現象(蓄意推人,不符禮節,不點檢竹劍等)應可起一定作用吧!總不會為了求勝而跟著一起淌下去吧????


[引用] | 作者 夜霧 | 28-Jun-07 | [舉報垃圾留言]

[8]

討厭的蓄意推

夫推者,心惡也。


[引用] | 作者 草草一刀 | 28-Jun-0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