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管理員)草草一刀 | 08-Jan-15 | 執劍之外 | (119 Reads)

 

 


在香港1973-1978,俺習太極拳,老師的老師乃鄭榮光,他在1960年代交學費都已經月月一、二百,所謂學高級站椿者一式要封束修三千大元。

 俺在1979年月薪HK$800-1300 (O.T)。太極拳老師因不需租地方有免費場便一直不收學生任何錢,但只維持教十人以下,理念乃點燈,但我們卻必須付劇藝社之太極拳班月費予其維持營運交租 (其後略知原來有紅色資源,怪不得能交租和維持,終於1990年前時移世易,關門大吉)。太極拳老師乃職業司機,但不會跟我們談身世,武林隱士是也。中晚年結婚成家便移民美國,在紐約公園一直教拳直至現在85了,身手OK, 腦筋退化,多年前回已經說可能最後一次回香港了。

記此一段時空和社會︿看到武林之改變,

所以重要是學的心中如何覺得值,自然淘汰和自然選擇。

癌症患者,三萬習氣功椿功,照付面不改容,就是值與不值了。

你正常時願意學嗎? 有人YES,有人NO,

所以便宜也不=能推廣,是社會人覺得值得抑或不值得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