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管理員)草草一刀 | 08-Jan-15 | 編輯部話 | (73 Reads)
松原先生 在1989或1991年間曾訪香港的,應該應當年國際劍道連盟之推廣安排吧。香港練劍道的,年資久者應該曾經一會此位先生,昔年先生是七段。

當年筆者 (劍視主編草草一刀)曾有幸經一位中日混血兒的女劍士安排見到先生有一面之緣而已,卻是在劍道場外,無緣稽古,因為筆者和另一位(今早已已經退出劍道圈) 略懂日語的劍友,代表香港部份不能參與先生講習的劍道人作出說項,予先生了解香港之惡劣情況。我們只是盡人事,不望有何解決。

鑑於昔年劍道人口剛開始増擴的香港劍道界曾出現甚大分裂,協會執權派將要求改革成劍道聯盟一派的劍道會排斥,不容許其所屬成員參與香港劍道總會組織之任何練習和活動。
而到今天,要求改革成劍道聯盟一派的劍道會其會長在2014年度已經再度重任香港劍道協會會長。但昔年之一切令到香港劍道損失了不少劍道人,大多數是選擇放棄再練,受不了討厭的人事和劍道政治,是間接令該一代中級程度劍手有一個不細斷層,今天尚在的已經多數是五段六段的中年人。時間中的人事離離合合,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可惜人類依舊不尊重歷史,不堅持追求的理念。

我輩只是 (故) 松原先生 人生中微不足道什至早已忘記掉的插曲而矣,先生的客氣、和善待人接物是令人有深刻記憶,相比昔年一些沒包容強執者之嘴臉,對比很大,可能也令日本人感到中國人就是好自己人鬥自己人,樂此不疲,就算現在大陸劍道都是彈回這套老調。
先生仙遊消息則尚有多少今天香港劍道人惦記呢!同樣地不少曾提攜香港劍道發展的劍道家,亦人走茶涼,早已沒留下丁點資料了,淡出舞台後也一位一位老去。

今天偶見故人已仙逝消息之圖片在FB (從台灣一劍友之FB憶念先生昔年贈竹刀之短文中上載),勾起了上述回憶和感慨.......

寒江孤影
江湖故人
相逢何必曾相識

吾輩合十 ~~